府建明:“拿来”的抱负意义


江苏人民出书社的 " 外洋中国研讨丛书 " 于 1988 年创办,迄今已满 30 年,从未中辍,旨在专门引进外洋关于中国研讨的学术论著佳作,从历史到当代,从政治、经济、社会、文明等各个方面搜罗万象,遏制 2018 年 8 月已出幅员书近 180 种。一本本高质量的著作呈而今中国读者的眼前,集聚成一个新的知识体系,同样成为当代中国出书的古迹。值 " 外洋中国研讨丛书 " 出书 30 周年之际,当代快报读品周刊推出与丛书干系精密亲密的系列大家访谈。

当代快报讯(记者 陈曦)1980 年月中期,社会氛围宽松,学术研讨和争鸣空宿世动。一批有任务感的出书社试图经过进程出书影响社会思想举动。四川人民出书社率先推出 " 走向未来丛书 ",湖南人民出书社随后推出 " 走向天下丛书 ",辽宁人民出书社推出 " 面向天下丛书 "…… 皆得隆誉于一时。

江苏人素来不爱冒头,但 " 人文集合 " 几个字总让他们不甘于人后。在革新开放大环境影响和业内推出多套丛书的压力下,江苏人民出书社于 1988 年劈头劈脸推出 " 外洋中国研讨丛书 "。30 年已往,当年领一时风流的各地丛书早已风流云散,唯有江苏的 " 外洋中国研讨丛书 " 从未中辍、出书至今,成为国内外读者公认的中国出书品牌之一。

那么,丛书出书对峙至今的关键身分是甚么?在发起文明自傲的今天,持续译介外洋中国研讨著作的代价和意义安在?对此,当代快报读品周刊专访了江苏人民出书社总编辑府建明。

府建明,江苏人民出书社总编辑,哲学博士,编审。享用国务院当局特地补助专家,入选 " 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 "、" 江苏省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 ",获首届 " 江苏名编辑 "、" 全国优秀中青年编辑 "、" 江苏省新闻出版行业感动人物 " 等荣誉称号。兼任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研究生导师,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客座教授等。

" 坚持 " 是丛书的成功之本

读品:" 海外中国研究丛书 " 出版至今整整30周年,请您谈谈这套丛书的创始过程。

府建明:1980 年代,受改革开放的激荡,国内掀起了一股 " 文化热 "。学术界活跃,出版界也活跃,出版了不少很有影响的新丛书。江苏人民出版社的这套丛书也是在这种背景下催生出来的,主要的策划人是我社的周文彬先生,他是在与刘东的交往中获得这个选题信息的。但据说当时通过选题并非一帆风顺,社领导方面给予重要支持的是史家骅先生。这套丛书的第一本书是《中国的现代化》,出版于 1988 年 12 月,但实际酝酿的过程要更早些。当时虽有一个阵容强大的编委会,但策划者主要是刘东和姚大力,后来姚大力又因故不再参与,就由刘东一人承担下来,直到现在。

读品:根据出版书目,丛书在前十余年间共出版了40余种,但有些年份出书量极少,每年只有一两种,这是什么原因?

府建明:丛书发展到今天,外人只看到了光鲜,却不知过程的艰难。我是 2003 年从江苏古籍出版社调到江苏人民出版社的,在此之前的情况虽有耳闻,但不甚了然。2009 年,丛书出版 20 周年之际,我就此详细求证过周文彬先生。据他所说,丛书自诞生之初就伴随着争议。至于原因,有来自外部的压力,有来自内部的压力;有对丛书选题内容的质疑,也有单纯为经济效益着想的。所幸的是,一些有责任感的编辑力挺坚持,而我社的领导也是有判断力的,所以渡过了难关。这里特别要感谢老前辈周文彬先生,还有佘江涛先生,他当时还是年轻编辑,在关键时刻发挥了重要作用。

读品:丛书发展到今天殊为不易,您认为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府建明:丛书出版 30 周年,走上了良性的发展轨道,核心是 " 坚持 " 两字。这种坚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主编刘东,二是我们出版社,包括领导层和编辑人员。我们这套丛书前后历经了五任社领导,参与的编辑人员有数十位。如果没有坚持和韧劲,丛书也办不到今天。所以," 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代接着一代干 ",是做好学术出版的根本。

引进了一个新的知识增长点

读品:" 海外中国研究丛书 " 在学术界享有盛誉,很多人认为这是目前学术界、读书界、出版界最优秀的图书品牌之一。您如何看待这一评价?

府建明:我认为这个评价是符合实际的。比如在各种学术场合,别人总会跟我不由自主地提到它,这足以说明丛书在学术界的影响力。至于书业界的反应,我曾与营销人员一起走访了全国各地许多学术书店,发现没有一家书店不把它列为主要品种的。这又足以说明,丛书的影响已越出了纯粹的专业领域。由此也坚定了我们的信心,那就是一定要好好维护它。

读品:丛书对学术界的贡献主要体现在哪里?

府建明:我喜欢用 " 启发 ",而不是 " 贡献 "。至于说有哪些启发,不同的读者可能会有不同的感受。如从总体上讲,我认为主要反映在三个方面:一是研究的视角独特,二是研究的方法新颖,三是研究的态度严谨。特别是前两点,对国内学者的启发尤甚。比如像《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中国社会史》《洪业》《大分流》《繁盛之阴》《卫生的现代性》等,这些著作研究的方法和涉及的领域,都是以往国内学界所罕见的,看了真让人有醍醐灌顶之感。至于学术的严谨性方面,瓦格纳的《王弼〈老子注〉研究》、滨下武志的《中国近代经济史研究》、浦嘉珉的《中国与达尔文》等堪称是典范,你只要翻翻他们的前言和附录就知道了。

读品:您是中国哲学史与宗教史方面的专家,这套丛书对您本人的学术研究又有什么启发?

府建明:丛书所选择的书目有相当部分是有关中西文化融突的,即使是纯粹案例性、微观性的研究,也透露出与中国传统学者不同的气息。如果你细读萧公权、杨联陞、杨懋春这些旅居海外的华裔学者的著作,你就会发现,尽管他们早年的教育和学术背景在中国,但他们的视域及叙事方式已与纯粹的中国本土学者有很大区别。这些都说明这套丛书反映的中国研究是 " 国际的 ",而不是现在国内流行的 " 国学 "。

我写博士论文时,选题是关于魏晋南北朝般若学的流变问题,而我恰恰编过许理和的《佛教征服中国》,这本书偏重佛教社会史,与我们传统的研究方法大为不同,这让我很受启发。柯文的《历史三调》所提出的三重历史观,为宗教研究提供了很好的方法论。还有其他领域的一些著作,它们的问题意识和叙事方式对我的研究同样有不小的帮助。

读品:学术研究与学术出版是一种互动关系。在促进学术研究方面,您认为出版界还可以做哪些工作?

府建明:学术研究与学术出版本质上是一种源与流的关系,它们是相互促进的。但我不主张把出版的功能和作用过于夸大,更不主张出版界把学术研究的事情大包大揽,那样就本末倒置了。还是拿这套丛书来说,它的成功部分归因于主编刘东与我社的良好合作,他主要搜罗选题和物色译者,我们主要落实编辑和出版。后来由于丛书的影响力,也有不少选题通过编辑渠道推荐过来,但我们还是会发给刘东,充分听取他的意见。而刘东也会把他获得的选题传给我们,听取我们的意见。正是这种有效合作,形成了主编与出版社的 "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

读品:学术界和出版界有不少人提出中国学术原创不足的问题,联系到教育上,还有大家熟知的 " 钱学森之问 ",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府建明:我认同 " 中国学术原创不足 " 的说法,这通过比较就可以得出结论。拿我们这套 " 丛书 " 来说,我前面提到的它对中国学术界的三点启发,其实就反衬出中国当前学术存在的不足。" 中国研究 " 领域尚且如此,那么其他研究领域就可想而知了。" 钱学森之问 " 是对这个问题的更深层次的发问,即涉及到学术研究背后的国民教育问题,那就更重大、更复杂了,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如果从出版层面来讲,它作为知识传播的桥梁,做得好,至少可以部分起到促进学术研究的作用。就像我们这套 " 丛书 ",它引进了一个新的知识增长点,对开拓国内学者胸次起到了积极作用。

成熟的文化交流应该 " 礼尚往来 "

读品:" 海外中国研究丛书 " 可以说是一种独特的中外学术交流,在以往30年里发挥了重要作用,那么在强调文化自信的今天,它还有什么坚守的价值和意义?

府建明:这个问题正是我一直想要回答的。在新时代坚持 " 文化自信 " 具有重大意义,不过 " 文化自信 " 的确立也要 " 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 ",这就逻辑地包含了吸收外来优秀学术成果的合理性。鲁迅先生写过一篇《拿来主义》,批评了两种极端—— " 闭关主义 " 和 " 送去主义 "。他认为,这两种极端恰恰都是不自信的表现,在中外文化交流中,要 " 礼尚往来 ",要采取 " 拿来主义 "。" 拿来 " 当然不是简单地接受 " 送来 ",而是有选择的," 或使用,或存放,或毁灭 "。鲁迅认为:" 没有拿来的,人不能自成为新人,没有拿来的,文艺不能自成为新文艺。" 他的这个观点,我认为在当下仍有现实意义。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就不言自明。

读品:丛书中似乎研究古代中国的居多,研究现代特别是当代的较少。

府建明:这首先要辩证地看待 " 古 " 和 " 今 "。在人类二百多万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华文明五千年其实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另外由于中华文明绵延未绝,古之事常为今之鉴,所以研究古代中国,并不是简单地 " 厚古 "。其次是从研究角度讲,学问都是 " 素心人 " 的事,需要冷静观照,我国传统上也有隔代修史之说。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基础研究重传统,对策研究重当下;前者是学术性质的,后者是智库性质的。我们这套丛书侧重于学术,所以在题材上传统的居多。但其实我们也选译了不少研究当代问题的著作,只不过仍是以学术标准衡量的。

读品:能否透露一下丛书近期的出版计划?

府建明:我们这套丛书最初并没有奢望发展成今天的规模。不过现在的想法就不同了。我们希望它与海外中国研究相同步,努力反映国际中国学的最新成果。近期我们将推出的图书有《国之枭雄:曹操传》《唯一的希望:在中国独生子女政策下成年》《汉帝国的日常生活》等,希望大家关注。

(编辑 夏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liyan1234: 在世界任何地方,教育都是神圣的公益事业,都是国家社会的育人事业。绿海人勇于担当、奋力前行,陈孝云个人没有分文资产,没有任何贪图享受,全身心投入教育事业。尽管负重前行,但未影响师生利益。绿海学院“星青年人才培养模式”全国独创,获得省级大奖,也被国家媒体认可。在2015年合肥市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上,绿海学子荣获金奖。正在合肥进行的“2018世界制造业大会”和“2018中国国际徽商大会”,绿海学院志愿者服务队是安徽省高职院校唯一一所被大会组委会邀请参会服务的单位。这些年,绿海学院毕业生就业率一直在98%以上,企业、社会认可度,创业成功率均高于同类院校。为了党的教育事业,为了成就一学生、幸福一家庭,我们绿海人目标坚定,信念坚定,至此不渝,誓死为实现教育强国梦想贡献力量。 查看原文 05月29日 16:36
liyan1234: 一、就本案而言,吴锐方从来没说绿海学院及陈孝云欠他们钱,只是说是投资人关系。绿海学院也从没有收到庐阳法院关于要绿海学院及陈孝云本人向吴锐支付400多万元借款的法律文书。这可能是一起干部子弟与农民儿子的博弈,其被后隐藏着一个200多万就要吞并一所大学的强行豪夺、恶意霸占之阴谋。 二、陈孝云和吴锐借款钱之前从来不认识。是吴锐方财务经理找到绿海学院财务经理要借500万元给绿海学院,从中拿走服务费。绿海学院当时为了还银行贷款和维护信誉稳定不得不同意按照年60%的高利贷接受吴锐这笔借款,到双方法人签字后2年,双方法人都不认识。我们感谢支持过绿海学院教育事业的各位朋友、恩人。这几年在艰苦办学和支付高利贷利息、维护信誉中,绿海学院付出了近几千万利息的血的代价。 查看原文 05月29日 16:35
cimu99: “美国人反复放大朝鲜发射中程弹道导弹这件事”。如果没有导弹放出来,怎么会有“美国人反复放大”呢。总是这么搞,殃及我国边民,何时是头?怎么办?诚请两位专家说说,谢谢! 查看原文 03月21日 10:21
精选电影资料库: wonderful!! 查看原文 06月13日 15:57
天梭: 呵呵,当官的都这样!! 查看原文 03月27日 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