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朱日和的练习训练场上,为甚么要对“红军”不公允?


" 磨刀石 " 的哲学

—— " 实战化军事锻炼的文明思索 " 系列报导之五

▲晨曦中," 蓝军旅 " 官兵正在遏制战车筹办,撵走即将到来的 " 恶战 "。 申冬冬摄     

锻炼文明说庞大很庞大,它是必定历史阶段内助在锻炼范围统统精神举动及其成果的总和,险些搜罗万象;说简朴也简朴,就是在军事锻炼上那栽种根于民气里的安排其思想和举措的精神力气,说白了,就是在锻炼任务眼前,官兵个体和群体(分队或队伍)是如何想的,如何做的。我想从 " 蓝军 " 这个 " 磨刀石 " 的角度,来讲点我对锻炼文明的感到熏染。

" 红军 " 败在锻炼文明上

从 " 超过 -2014 · 朱日和 " 实兵对峙系列练习算起,迄今在朱日和曾遏制了数十场练习。这中央," 红军 " 仅得到一场胜利。

这很一样平常。好比美军,在练习场上也是败多胜少。相反,以往练习中那种 " 红军必胜 " 的情势,才是可怕的。

原北京军区一名辅导报告我:2003 年在朱日和,一次有外军旅行的练习终了后,中外军官一同谈天。美国陆军一名旅长说了一段语重心长的话:" 我国也有这么大的一个锻炼基地(指欧文堡)。我甘心在基地输给我的对手,也不愿在沙场上输给我的对头。" 俄罗斯空降军军长更是直接指出练习中有人故弄玄虚。作为练习的构造者,这位辅导听到后内心五味杂陈。但在当时,我们有些人把对外悍然的练习视为对外军的上演," 红军 " 只能胜,不能败;不但不能败,而且不能有一点失误。

从锻炼文明上来讲,练习如演戏的征象可称之为锻炼场上的 " 上演文明 "。

2014 年 3 月,经习主席答应,中央军委《关于进步军事锻炼实战化水平的定见》下发三军。在我军锻炼史上,这是一个划时期的文件。它像一把利剑,直指锻炼场上的 " 上演文明 ";像一座灯塔,指清晰了然锻炼与实战一体化的素质内在。而后,以朱日和 " 超过 " 系列练习为先驱的各种练习,突破了 " 红军必胜 " 的情势。在锻炼场上,一种与 " 上演文明 " 针锋相对的战役文明正在渐渐组成。

体育比赛讲求公允,但战役史上,素来没有一场公允的战役

在朱日和,每场练习终了后," 红 "" 蓝 " 单方都市在导演部的主持下复盘检验,检验得相称单方面,相称具体,但能从锻炼文明上找成绩的,只要少数指挥员。" 红军 " 队伍的许多官兵是带着竞技思想来朱日和的,即贰心想着要争一个你高我低,我赢你输,要鄙人级和兄弟队伍眼前露一手。这类锻炼场上根深蒂固的 " 竞技文明 "(或谓 " 锦标文明 ")与 " 上演文明 " 一样,与战役文明是对峙的。

曾,有个 " 红军旅 " 一到朱日和,便导游演部提出 " 抗议 "。" 抗议 " 甚么?对 " 红军 " 太不公允!此次练习," 蓝 " 守 " 红 " 攻," 蓝军 " 先霸占了有益地形,构筑了防备体系,而 " 红军 " 远道而来,又禁绝提早看地形,公允吗?不公允。" 蓝军 " 在朱日和练了好久,而 " 红军 " 是打 " 第一仗 ",公允吗?不公允。另有," 蓝军 " 与锻炼基地是一家,总导演、" 红 "" 蓝 " 单方的疗养组组长都是基地辅导,他们不躲避就是不公允。

笔者向时任 " 蓝军 " 旅长夏明龙求证此事时,他渐渐地说:" 他们质疑这不公允,那不公允,是把练习算作交锋了。体育比赛,讲求公允。我们平居交锋,许多项目也是按体育比赛的划定端正。一朝一夕,这类‘竞技文明’就带到练习当中来了。要知道,战役与交锋恰好相反,是最不讲公允的。美国将领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不想把军队派去打一场‘公允的战役’。战役史上,素来就没有一场公允的战役。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我军与敌人在武器装备上不是一般的不对等,隔了多少代了,何谈公平?因为不公平,我们就不打了吗?"

夏明龙认为,只想在演习中赢而不考虑在实战中是否会输,是个带普遍性的问题。也就是说," 竞技文化 " 还在影响着演习场。有的指挥员为了输赢,甚至会做出违背作战规律的决策。在某次演习中,某旅已将 " 蓝军 " 一线阵地撕开,如果他集中兵力火力合成突击,是可以获胜的。可他们却只用步兵突击,而留作预备队的 26 辆坦克没用上,炮兵又隔得太远,难以发挥直接支援的作用。令人匪夷所思吗?不,人家小算盘打得精着哩!战损比例是判定演习胜负和打分的重要依据,损失一辆坦克、一门火炮所扣的分比损失一个步兵班还多。这个规定并不完全科学,有人便琢磨钻空子。

用战斗文化取代 " 竞技文化 "

比武是我军的一项光荣传统,1964 年的全军大比武至今仍让人激动不已。不可否认比武排序对提高部队战斗力的重要作用,但是,比武若脱离实战化背景,比出的尖子在战时是否顶用却是个未知数。

明代军队比武的项目有举石锁、拉弓弩、步射、骑射等,但靠这些武艺在北方挡不住蒙古骑兵,在南方对付不了倭寇。抗倭名将戚继光编练新军,改革训练,针对倭寇的战术特点,步兵主要练鸳鸯阵,而严禁练那些中看不中用的武功。比如,有人将枪、剑舞得出神入化,却被戚继光痛打屁股,为啥?如果单兵打单兵,此种武艺也许有用,但在集团作战的倭寇面前,就成了花拳绣腿;而且在鸳鸯阵中,这种表演性武功是对整体作战的破坏。戚继光之所以能对倭寇作战百战百胜,首先胜在训练场上,胜在用战斗文化代替了 " 教条文化 "" 竞技文化 "。

晚清湘军镇压太平天国,从逢战必败到夺取最后胜利的过程,从训练文化上看,也是战斗文化代替 " 教条文化 " 的结果。曾国藩发现清朝主力军绿营的训练不行,便另立课目,改练戚继光的鸳鸯阵和三才阵。殊不知在实战中,这种前朝用来对付倭寇的办法对付不了太平军。于是曾国藩幡然醒悟,针对太平军的战术,改练一字阵、二字阵和方城阵(专门对付太平军的伏地阵),从此 " 逆天 " 了。

古今中外,此类例证不胜枚举,无不说明,训练文化决定战场胜负。你想在战争中获胜吗?那就必须用战斗文化代替 " 竞技文化 " 等与实战相悖的文化。

" 竞技文化 " 与战斗文化,虽然都能激发官兵的训练热情,但是二者从出发点到归宿点都是不一样的。一个为夺锦标而练,一个是为消灭敌人而练;一个以兄弟单位为对手,一个以假想敌为对手;一个用心研究竞赛规则,一个用心研究敌军特点;一个是比武比什么就练什么,一个是战斗需要什么就练什么。九九归一,二者最本质的区别是,一个练的是武艺,一个练的是杀敌本领。

在朱日和的演练场上," 蓝军 " 之所以获胜多,最主要的原因是指挥员心无旁骛,一门心思谋打仗。" 蓝军 " 原旅长夏明龙曾对笔者说:" 作为‘蓝军’旅长,我是不在乎输赢的,军委机关给我的任务就是当‘磨刀石’,具体要求是八个字:‘逼到绝境,难到极限’。我按这八个字做了,把‘蓝军’的特点体现出来了,输了赢了都算完成任务。放下了输赢的包袱,专心指挥对抗,反而收放自如,举重若轻。"

从演习场看训练场,他认为 " 红军 " 平时就背着输赢的沉重包袱," 许多打仗有用的本领没有练,而打仗用处不大甚至没用的东西练了不少。"

比如,战场感知能力是打仗必备的基本能力之一,可非常遗憾,这个基本能力却是我们以往训练中最大的 " 赤字账户 "。" 蓝军旅 " 与其他部队一样,在这方面也曾欠账很多。在接受模拟 " 蓝军 " 的任务后,他们用实战标准检验训练,发现了包括战场感知能力在内的诸多短板,于是进行突击补差训练,包括炊事员、修理工,概莫能外。演习后,很多人在研究 " 蓝军 " 的炮火特别准的原因,告诉你:其中一个原因是全旅官兵人人都能报坐标,给炮兵当眼睛。

而不少 " 红军 " 官兵来到朱日和,没有方位感,没有安全感,恐惧感倒是不少。因为军事地形学的训练大大不够,一到生疏地方就蒙了。曾有个旅补充弹药的车队竟然稀里糊涂地开到 " 蓝军 " 阵地上,送上门当了俘虏。因为驾驶员平时只练了开车,没有练识图认路,而以往演习,都有调整哨,有人给他挥旗子指路,一旦没人指路了,就找不到北了。夏明龙说:" 识图用图,判别方向、道路,这是战场感知能力最基本的要素,可惜平时我们只在参谋人员、侦察、通信分队进行相关训练,其他分队几乎没有这方面的训练。为啥?非侦察、通信专业比武不比这些,不比就不练。"

战场感知能力,一要搞清地形,二要搞清敌情。在朱日和参演的 " 红军旅 ",战前侦察获取情报的准确率都较低,让指挥员很难作出正确的判断。而判断一旦失误,战斗必然失利。造成情报准确率低的原因,也与 " 竞技文化 " 有关,以往比武大多不比相关项目,不比就练得少甚至不练,比如对无人机等新型侦察手段就练得太少,训练中的欠账直接转化为实兵对抗中的败仗。

缺少的不是武艺,而是战场意识

用战斗文化代替 " 竞技文化 ",目的是改变训战 " 两张皮 " 的现状,做到训战一致。但是,战斗文化光靠教育是教育不出来的,要在战斗中培育。在不打仗的情况下,只能在实战化对抗演练中培育。军委关于开展新时代群众性练兵比武的通知特别强调了四个 " 用好 ":用好信息化训练手段;用好各战区、各军兵种和武警部队品牌演训;用好军兵种互为条件对抗训练机制;用好中外联演联训联赛平台。这四个 " 用好 ",第一个 " 用好信息化训练手段 " 是管总的,其余三个 " 用好 " 的核心就是 " 对抗 " 二字。各军兵种的 " 品牌演训 " 指的什么?即如陆军的 " 跨越 "" 火力 ",海军的 " 机动 "" 蓝鲸 ",空军的 " 金头盔 "" 金飞镖 " 等,其对抗的激烈程度都是前所未有的。而中外联演联训联赛,火药味一年比一年足。

在朱日和采访,看到不少 " 红军 " 官兵对败给 " 蓝军 " 不服气,说:" 咱们拉开架子一项一项比,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对此," 蓝军旅 " 某装步连连长年智勇对笔者说:" 我个人感觉,他们的基础训练比我们强。我们因为一场接一场地演习,至少是基础训练的时间不如他们长。" 然而,耐人寻味的是,比武可能占优势的却在实战化演习中败北了!这不能说明基础训练好的败给了差的,但再次印证了清末名将左宗棠的一句名言:" 素练之卒,不如久战之兵。" 年智勇分析说:" 他们缺少的不是武艺,而是战场意识不够。"

不错," 素练之卒 " 之所以不如 " 久战之兵 ",首先是差在战场意识上。而战场意识是通过一个个细节表现出来的。

某特战旅曾多次与某国特战部队联训,营长刘珪告诉笔者:该国特战部队几乎人人都打过仗,在联训中,可以清楚看出这种优势。一次预演突入恐怖分子占据的房间,中方队员从左边踹门进入,对方队员从右边踹门进入,结果裁判判中方失败,对方成功,为啥?当时阳光从左边照射过来,从左边踹门,人还没到门前,人影就先到了,恐怖分子从门缝中见到人影就会准备射击。从这一个细节,就可看出实战历练是多么重要!

在战斗中,一个细节可能决定胜负。在战前,一个细节就可以判断一个人和一支部队是否有战斗素养。

我军两支部队曾在朱日和相邻野营。一家住大帐篷,排列整齐;一家(原装甲某旅)住单兵帐篷,分散无序。俄罗斯的一位将军盛赞住单兵帐篷的部队,说 " 这才是打仗的样子 "。有人问他," 何以知之?" 他反问道:" 你打过仗吗?" 然后解开上衣,露出毛茸茸的胸脯,指着左边一个伤疤说," 这个在阿富汗 ";指着右边一个伤疤说," 这个在黎巴嫩 "。如果稍有战场意识就应该知道,战地宿营必须分散配置,否则就可能被对手团灭。

战场意识要在对抗中培育,打仗的本领也只有在对抗中才能真正练出来

不经过实战化对抗磨练,没有几次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痛苦教训,即使战术原则背得再熟,指挥程序走得再溜,网上模拟搞得再多,也是靠不住的。

比如,在进攻战斗中,破障是一道非过不可的坎。各部队在破障上都没少下功夫,但到朱日和实战化的演练场上一检验,成绩大多为不及格,最好的也只能算是勉强及格。有 " 红军 " 官兵生气地说:" ‘蓝军’是占了防守的便宜,咱们换个位,你还敢牛吗?" 从 2015 年起,第一场 " 红 " 攻 " 蓝 " 防,第二场倒过来。" 蓝军 " 进攻特别是破障情况如何呢?次次获胜。" 蓝军 " 某装步连连长路林宽告诉笔者:" 最利索的一次,我连破障后又攻下一个山头,全连‘伤亡’还不到两个班。" 为啥如此利索?是因为他们找到了一套合成破障的办法,而这套办法是吸取了自己和 " 红军 " 血的教训的结果。

在 " 跨越 " 之前的演练中," 蓝军旅 " 并不比别人高明。某次破障,一个连几乎全部 " 阵亡 ",通路也没有开成。总结了自身的教训,加上作为对手,对 " 红军 " 的教训看得更清楚,于是一套与众不同的破障模式在双方教训的土壤上出生了。首先,针对以往指挥不统一的教训," 蓝军 " 旅长满广志借鉴美军的任务式指挥方式,赋予一线连连长指挥诸兵种的全权。路林宽告诉笔者:" 如果我打主攻负责破障,直接归我指挥的至少有步、坦、炮、工、防化等五个兵种,经授权,还可以呼唤旅属炮群和直升机。" 第二,针对指挥手段跟不上的教训,满旅长带着大家反复试验,攻关克难,基本打通了各兵种之间的通信问题。" 我一个连长,就配了 4 部电台,对上对下全部搞定。" 指挥权限和指挥手段的问题都解决了,那就能合在一起练了。练的结果,一线营、连长就真正成了能呼风唤雨的合成指挥员了。

实战化对抗虽不能把 " 素练之卒 " 变成 " 久战之兵 ",但可以练出 " 能战之兵 "。训练场上的战斗文化建设,实战化对抗是一个不可离开的抓手。

(江永红)

  延伸阅读  

从 " 素练之卒 " 到 " 能战之兵 "

左宗棠有句名言," 素练之卒,不如久战之兵。以练技而未练胆故也 ",强调胆气对战斗力的重要性。诚然,胆气是战斗精神的重要表现,也是平时练兵的关键环节。但是," 素练之卒 " 与 " 久战之兵 " 的差异,岂止 " 胆气 "?在相对和平的状态下,如何把 " 素练之卒 " 打造成 " 能战之兵 ",是一个涉及多个层面的复杂问题。

可以说,没有哪一支军队不希望自己的官兵通过平时的 " 素练 ",实现战场上的 " 能战 "。但很多时候,由于种种原因,最终事与愿违。300 多年前,哲学家王夫之在《宋论》中谈到,没有经过训练的兵,能不能打仗?答案是肯定不能。那么,平日里经过反复训练的兵,是不是就肯定能打仗?答案是 " 固不可也 "。为什么呢?他说得很形象:" 世所谓教战者:张其旗帜,奏其钲鼓,喧其呼噪,进之、止之,回之、旋之,击之、刺之,避之、就之;而无一生一死、相薄相逼之情形,警其耳目,震其心神。则教之者,戏之也。日教之者,日戏之也。教之精者,精于戏者也。勍敌在前,目荧魄荡,而尽忘之矣。即不忘之,而抑无所用之。是故日教其兵者,不可使战也。" 简言之,如果平日里的训练像 " 演戏 ",自以为是地按照既定套路、甚至是落后套路反复训练,那么 " 戏 " 演得越精," 素练之卒 " 就离 " 能战之兵 " 越远。这种情况,在历史上不知酿成多少血的教训。

" 素练之卒 " 与 " 能战之兵 ",更多讲的是个体。但是,让 " 素练之卒 " 成长为 " 能战之兵 " 的军事训练,却是一种集体行为,也是一个相对长时间的过程,受到目标追求、战术理念、组织方式、行为规范等多重要素的制约。所有这些要素,铺就了军事训练的 " 文化土壤 ",其与实战要求的契合度,直接决定着 " 素练之卒 " 能否真正成为 " 能战之兵 "。如果其中有一个方面出现偏差或者 " 变异 ",都可能导致训练与实战脱节。而在与实战脱节环境下进行的 " 素练 ",哪怕单个士兵再努力,也可能在战场上 " 水土不服 ",很难形成真正的战斗力。

"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战士的个体差异相对不大,但不同的训练文化却从根子上左右着战斗力的生成,塑造着不同素养水准的军人,进而决定一支部队的战斗力。

先进的实战化训练文化,绝不会把 " 实战化 " 仅仅停留在嘴巴上,而是时时处处把 " 战 " 的思维渗透到 " 练 " 的方方面面,其承载的是与实战最接近、甚至高于实战的训练标准,催生的是真正为战场而生的 " 能战之兵 "。对于这样的军人来说,因为长期浸染在 " 战 " 的氛围里,其思维和行为方式早已经超越了 " 练 " 的层面," 练 " 在他的心目中只是 " 战 " 的另一种形式而已。即使在未见硝烟的和平环境下,他亦是如此专注而警觉,如此自信而勇敢,如此不能容忍与打赢无关的任何 " 沙子 ",因为他要让自己永远处在离胜利最近的位置上。这样的军人,一旦战争打响,就是一把插向敌人心脏的尖刀。这样的部队,一旦战争打响,就是让对手心惊胆寒的虎狼之师。

(栗振宇)

本文刊于 2018 年 6 月 14 日《解放军报》

" 长征副刊 "专版

军报记者微信发布

作者:江永红、栗振宇;

本期编辑:葛志强、王一心、张晓君;

投稿邮箱:jfjbwx@163.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liyan1234: 在世界任何地方,教育都是神圣的公益事业,都是国家社会的育人事业。绿海人勇于担当、奋力前行,陈孝云个人没有分文资产,没有任何贪图享受,全身心投入教育事业。尽管负重前行,但未影响师生利益。绿海学院“星青年人才培养模式”全国独创,获得省级大奖,也被国家媒体认可。在2015年合肥市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上,绿海学子荣获金奖。正在合肥进行的“2018世界制造业大会”和“2018中国国际徽商大会”,绿海学院志愿者服务队是安徽省高职院校唯一一所被大会组委会邀请参会服务的单位。这些年,绿海学院毕业生就业率一直在98%以上,企业、社会认可度,创业成功率均高于同类院校。为了党的教育事业,为了成就一学生、幸福一家庭,我们绿海人目标坚定,信念坚定,至此不渝,誓死为实现教育强国梦想贡献力量。 查看原文 05月29日 16:36
liyan1234: 一、就本案而言,吴锐方从来没说绿海学院及陈孝云欠他们钱,只是说是投资人关系。绿海学院也从没有收到庐阳法院关于要绿海学院及陈孝云本人向吴锐支付400多万元借款的法律文书。这可能是一起干部子弟与农民儿子的博弈,其被后隐藏着一个200多万就要吞并一所大学的强行豪夺、恶意霸占之阴谋。 二、陈孝云和吴锐借款钱之前从来不认识。是吴锐方财务经理找到绿海学院财务经理要借500万元给绿海学院,从中拿走服务费。绿海学院当时为了还银行贷款和维护信誉稳定不得不同意按照年60%的高利贷接受吴锐这笔借款,到双方法人签字后2年,双方法人都不认识。我们感谢支持过绿海学院教育事业的各位朋友、恩人。这几年在艰苦办学和支付高利贷利息、维护信誉中,绿海学院付出了近几千万利息的血的代价。 查看原文 05月29日 16:35
cimu99: “美国人反复放大朝鲜发射中程弹道导弹这件事”。如果没有导弹放出来,怎么会有“美国人反复放大”呢。总是这么搞,殃及我国边民,何时是头?怎么办?诚请两位专家说说,谢谢! 查看原文 03月21日 10:21
精选电影资料库: wonderful!! 查看原文 06月13日 15:57
天梭: 呵呵,当官的都这样!! 查看原文 03月27日 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