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家中出现一个大洞,里面竟然有小孩的哭声


男子家中出现一个大洞,里面竟然有小孩的哭声

我住在山东偏远的一处村庄里,四面都是山,名叫“贼鼠村”。

我儿时好奇,问爷爷村子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贼和老鼠,多不吉利啊?爷爷说,这个村里每逢鼠年,都会闹贼,人家秋后收割的粮食都会莫名其妙的丢失大半,查也查不出原因,只好认定成耗子作祟,久而久之就被传称为贼鼠村。

我不信,觉得这是无稽之谈,哪有老鼠会十二年吃一次粮食的,岂不会饿死?

爷爷笑眯眯的摸着我的头,说等以后你就知道了。

那是2008,戊子年,也是汶川地震那年。

那年我16岁,刚刚初中毕业,我们村历经了几年的大旱,家家户户没什么收成,我家也值得吃糠咽菜过日子,上头看我们村困难,拨发了很多米面粮油下来,家家户户领到吃食,吃了一顿饱饭,可还没笑多久,村里就出事儿了。

先是二壮家拿着大喇叭喊,自家领的米面被贼偷了,二百多斤米面现在只剩下一小袋了,再接着就是村长的婆娘拿着菜刀出来,说哪家没眼色的偷东西偷到老娘家了?她家的救济粮也不见了。

有俩挑头的,村里的人们都赶紧查看自家的粮食,纷纷说,我们家的也没了!其中就包括我们家。

米面没了,就意味着饿肚子,我们是山区,粮食对我们来说就是命根子,就在村里人气的直跺脚的时候,我爷爷站出来,笑着履了履山羊胡,说:“你们都看看黄历,今年是什么年?”

有家记性好的,说:“今年是鼠年,您是说……又是那群耗子来偷粮了?”

我这时才猛然记起儿时的传说,问爷爷,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每逢鼠年,都会有老鼠来我们村子里偷粮食吗?

爷爷笑着说:“我活了六十年,经历了五个鼠年,每一年都不例外。”

“他娘的,本来就好几年大旱,家里几口子人都荒着肚子,管它什么老鼠不老鼠,老娘抓住必须剥了死耗子的皮!”

村长的婆娘挺着个大肚子,嚷嚷着说。

我爷爷听完瞪了她一眼,说:“这么多年了每年都不例外,你能耐倒是去找死耗子算账吧!”

“算账就算账,老娘……”

她话还没说完,村长风风火火的赶过来了,立马堵住了她媳妇的嘴:“别胡说这些对鼠神不敬的话,粮食丢了我再去申请一些下来,大家各自回家去吧。很快新的救济粮就会到了!”

听到村长这么说,各家也就扫兴的走了,虽然心里都不满,但听到我爷爷说起那个传说,各自的脸上也划过一些忌惮。

到家里我问爷爷,真的有老鼠吗?为什么我看不到?

爷爷也说不知道,这些粮食就和凭空消失了一样,别说老鼠了,连老鼠的毛都看不到,但因为每年都是鼠年发生的事儿,而老鼠就喜欢做这些勾当,所以把这件事给归在了老鼠的身上。

我说,我觉得是有人故意做的,我要去查查。

爷爷本来慈祥的脸,一听我这么说,严厉神色的骂我,说大人的事情,你查个什么,给我好生复习,马上就要上高中了。

我表面上答应下来,趁着爷爷睡午觉,我就偷跑到石岗和强子家里。他俩和我是同学,在村子里关系也很好,我们三个年轻气盛,都想把这事儿查清楚。到时候就是村里大功臣了,那得多风光?

我们三个人一拍即合,决定偷偷把自己家剩下的粮食拿出来,放在一个地方,我们三个人躲在附近欲擒故纵,等着那个偷粮食的“贼耗子”上钩,我倒要看看谁本事这么大,能在光天化日下偷小爷的粮食。

我们抱着拼凑的一大袋大米,抱到了后山上。因为当年一首《老鼠爱大米》》,我们几个人都觉得耗子最爱的食物就是大米,选在后山上,就是因为觉得山上的老鼠应该多。

我们几个搭了几块砖头,弄了个简易的陷阱,只要耗子敢来偷吃,绝对会触碰机关被扣住。石岗抱来三捆草垛,我们躲进去,一直蛰伏到半夜,也没看见有老鼠来偷吃。

“那些老鼠不会不来吧?我看这传说就是骗人的,绝对不是老鼠偷的,肯定是人偷的。”

见天黑都没有老鼠来偷吃,石岗抱怨,嚷嚷着就要走,我拦住他和强子,说在等等,老鼠都是后半夜行动的。

我们几个人年纪小,谁也没熬过夜,说是在这等等,结果等了一会儿眼皮就耷拉下来睡着了。这里面我睡觉算轻的,后半夜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猛地睁开眼,看见“陷阱”的地方有个黑影子,鬼鬼祟祟的蹲在地上,嘴里还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

有大老鼠!我心惊了下,看这影子,这老鼠起码得有一个人这么大啊!

当时年纪小,胆子就大,我赶紧的推醒了在旁边草垛躺着的石岗,石岗揉揉眼睛,一看这情况,激灵一下就醒了。转过头就要推强子,可强子却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关键时刻找不着强子人了,我抱怨了一声,这小子指定开溜了,真他娘不够义气。

“缘哥,咋办?”石岗没主意了,见着这情况也有点害怕,也有点着急,“我家就剩下那些大米了,要是被这大耗子全吃了,我妈得揍死我了。”

我一挠头,拿起两根烧火棍,递给他一根,小声说:“抡丫的!”

我俩鬼鬼祟祟的靠近过去,生怕那“大老鼠”察觉。

我胆子大,靠近后拿起棍子就要打,可石岗却赶忙拽住我,把我拉到了黑暗处。我问你干嘛?

他指了指,“你仔细看,这老鼠……好像是强子。”

我迷惑了,透过月光,一看这人的长相,果然是强子。我说强子怎么不见了,合着来这里偷吃了。我心里生气,也没想那么多,破口就要开骂。

石岗又拦住我,说:“缘哥,强子不对劲。哪有人生吃大米的?”

我仔细看去,发现他确实不对劲,身子半弯在地上,两只手佝偻在嘴边,一把一把抓着大米,牙齿喀嚓喀嚓的咀嚼着大米,行为鬼鬼祟祟,模样简直就像是一只老鼠一样。

我有点怕了,觉得是撞邪了,不留神踩在了干树枝上,传出咔嚓的声音。

“强子”一下察觉了,仰起脑袋鬼祟的看了一眼,一溜烟的跑了,跑的姿势也是一跳一跳的,就像一只大肉耗子一样。

“坏了,它给跑了!”

“追!”我攥住棍子,和石岗就追了过去,可强子却跑得比我们快多了,一下子钻进了村里头的破庙里面。

破庙只有一个大门,他进去了就好说了。我拿着准备好的绳子扔给石岗,攥紧棍子说:“没想到偷粮食的就是强子,真是村里的贼,我不认识他这个兄弟!”

说着,我们俩就闯了进去,可刚进去,眼前的一幕却把我们俩给吓坏了。

强子躺在地上,手里还攥着一把白花花的大米,地上全是血迹,而他的头……却不见了!

当时我跟石岗两个人惊呆了,愣在原地,不是我们不想走,两根腿已经软的迈不开了。

接着,在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七彩的云彩,煞是漂亮,接着,轰然的抖动让我们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站立,全部瘫坐在地上。

以前村里的老人说起过,这个,叫做死亡彩虹,只要是看到这种彩虹的人,多半不会再有生路,也就是说死定了。

但是,我却对这个东西有更多的了解,他的学名叫做极光,意味着即将发生地震,而中间的时间非常的短,这点时间根本就不可能跑的出去,因为只有12秒。

不过,我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地震发生的迹象,地面好像是震动了一下。

我想起来了,今天中午看新闻的时候,四川中午的时候发生了地震,但是不知道我们这里距离那里那么的远,却会在晚上发生极光,难道说真的跟老人说的一样,这是死亡的征兆?

我不敢相信这一说,但是,强子死了,这件事情自始至终都是我在策划,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们家里的人。

就在我们两个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再一次的出现了震动,整个大地就好像是要裂开一样,但是,却不是地震,像是有什么巨型地生物在陆地上剧烈的奔跑一样。

但是,这里哪里有什么巨型生物呢?

正在我们两个人犹豫不决的时候,从庙门里面,窜出来了一只老鼠,因为有了鼠村这个名字之后,我们村里地人,似乎都对老鼠非常厌恶,我也不例外。

强子的死亡,加上极光的出现,可以说是让我直接愤怒到了极点,我从地上搬起一块砖头,直接上前把老鼠给砸成了肉酱。

但是,这就好像是一个引子,接着,有数不过来的老鼠从各个地方蜂蛹出来,数量多的令人咋舌。

“石岗,跑,赶紧跑!”

我们就像是战场上面的逃兵,吓得四处逃窜,甚至是到了慌不择路地阶段。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我们赶紧去庙里面藏起来。”

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真的,我自己都很震惊。

现在根本就没有让我们废话的时间,我们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庙里,由于害怕成群德老鼠突然闯进来,我们关上了庙门,然后用各种桌椅板凳把门给关了一个严严实实。

“石岗,我跟你说,这是我经历的,最吓人,最恐怖的一个晚上了,往后,我再也不会管闲事了,不就是一群老鼠吗?管我毛事,我老老实实的工作,明年出去打工,三五年之后结婚,一切不是很美好。”

“。。。”

“石岗,你在听我说话吗?”

我的话说完了,但是却没有人接话,这一倒是点倒是让我感觉到非常的意外,因为我非常了解他,他是一个胆子比较大的人,只是在做冒险事情的时候,比较喜欢拖拖拉拉是实话。

但是,不管我怎么说,他都没有说话的意思,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他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强子的尸体,好像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倒是让我非常的意外。

“石岗,强子死了,我也非常的难受,但是,我感觉现在我们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我们还有事情要做,那就是跑,逃命,现在我们自身难保,根本就没有闲情逸致来考虑强子,并不是我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但是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但是,石岗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下子,我立马感觉出来了不对劲,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的身体是软的,好像是里面的骨头全部都没有了一样,接着躺在原地,就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直接成了一坨。

“石岗,你别吓唬我,我胆子小,你没事吧。”

“缘哥,你在那里很谁说话。”

后面传来了声音,是石岗的声音,但是,我却不敢回头,因为我清楚,我面前躺在地上的这一坨,就是石岗,后面传来的声音,一定是幻觉,是幻觉。

但是,我这么说起来,我自己真的是都不信,我看着我面前躺在那里地那一坨人,绝对错不了,从小到大,我只有这两个朋友,在我的心中,他们就是我的亲人,我对他们的这种感情是谁也替代不了的,哪怕是我的家人。

“你是谁?”

过度的恐惧,反而让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平静。

“缘哥,你疯了,我是石岗啊。”

其实我的这种镇定,真的是装出来的。

接着,一只手突然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汗水接着就顺着我的脸上流淌了下来,我关门的时候看的清清楚楚,里面只有我跟石岗两个人,再其次,就是这个已经去了的强子了。

突然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我慢慢的扭过了头,这期间我带着紧张的咽下去了一口唾沫。

骷髅!!!

白色的骷髅!!!

“啊!!!救命。”

我好像是疯狂了一样的在四处呼喊,这一次,我真的感受到了恐惧,我从小到大,经历的事情十双手也数不过来,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像是今天一样的恐怖,我最亲近的两个朋友,一个已经过世,另一个不知死活,一边成了一坨,另一边却变成了一具白色的骷髅。

“石岗,我们从出生就认识,从穿着开裆裤一起玩起来,我认错,是我的鲁莽害死了强子,但是请你不要害我,你要相信我,我是一个好人,我是一个好人,好人。。。”

接着,我倒在了地上,浑身没有一丁点的力气,眼皮变得越来越沉重,我再也只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等到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我旁边坐的是我的妈妈,我再也忍不住了,扑在他的怀里痛哭了起来,认错,说我的鲁莽害死了强子跟石岗。

“傻儿子,你再说什么呢,就是石岗把你给背回来的,而且强子哪里死了,他只是晕了过去,老话说是中邪了。”

“中邪?不会吧?”

“怎么不会,那个庙之所以不让人进去,那是因为里面是非常灵异的地方,这一次算你们命大。”

但是,虽然我的妈妈也这么说,但是我还真的是不信,我出门后去了石岗家,去了强子家,果然跟我妈妈说的一模一样,难道说那真的只是我的一个梦?

一定有人在说谎话,一定!

我发现生活跟我之前经历的一模一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也就淡忘了之前地事情。

半夜三更。

那一晚,我失眠了。

突然,我一只老鼠从我的床下跑了出来,他很有目标的跑到了我家的面缸附近。

我小心翼翼地下了床,但是,老鼠的听觉似乎特别的敏感,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声音,但是,他却没有跑开,而是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惊呆了。

因为,我看到了一双人类的眼睛,一双人类地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他没有眼皮,没有办法眨眼,我楞在了原地,因为那双眼睛我特别熟悉,就是强子的声音。

这一刻,我相信,我是活在梦中的。

但是,我应该怎么醒过来。

我记得我小时候看过一本古书,上面记载的非常清楚,想我从一个并不存在的地方醒过来,就先要从这个地带死去。

说实话,我害怕了。

我以前受了苦,遭了罪,我朋友都说要不咱们去死算了,你敢不敢,我说,活都敢活,还怕死吗?

但是现在我却发现,我确实怕死,或者说,这就是一个人正常的表现吧。

还有我害怕这不是一个梦,这如果说是我真实的人生,我这一死,恐怕就真的死了。

我躺在床上,三天都没有下床,本来我是想要和平的过去,看看饿死算了,但是,这样真的是太难受了,还不如一刀摸了脖子算了,电视剧里面的人不都这么死吗。

我拿起一把刀,直接朝着自己的手腕就化了上去,顿时一股献血就顺着我的手腕流淌到了地上,滴滴答答。

“缘哥,你干什么!”

突然,我的身后想起了强子的声音。

“我讨厌欺骗,你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我哪里死了,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的面前吗?”

此时此刻,虽然我的心中有一种我可能做错了的想法,但是,我仍然选择了我的这个决定,特别是当我看到他的眼睛,是一只老鼠眼睛的时候。

“缘哥,你醒醒,你醒醒啊。”

一个声音依旧在我的耳边回荡,但是,那却不是强子的声音,是石岗。

我睁开了眼睛,他也不是一坨,我的背后同样也没有一具骷髅,我们甚至就在庙外面。

“石岗,刚才我怎么了?”

“刚才你走进了庙里,然后,刚刚进去一步,你就变了一个人一样,一会说害怕,一会说你要死,准时把我吓得不轻,我赶紧把你拖了出来。”

听他说完,我顿时如梦初醒,一切我都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梦,这是这个庙里的灵异,让我产生了一种幻觉,我相信,之前强子也是这样,不过没有人帮他,所以他才沉寂在里面,自杀。

“石岗,听我的,我们赶紧走,此地不宜久留,等到天亮了,我们马上报警,相信我,这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事情。”

贼鼠村,贼鼠村。

在路上,我的嘴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

难道说村里真的有什么科学都没有办法的解释?

我们村里后面有一座山,名字叫做南山,当然,坟头蹦迪得南山南。

这座山非常的有传奇性,据说抗日时期,日本人准备对我们村进行三光政策,但是,就在走到这山附近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阵旋风把他们收拾的死的死,伤的伤。

周围全部都是日本人的根据地,但是,唯独这里驻扎着八路军。

这个庙,就在这座山的半山腰,黑天是不能够下山的,因为根本就看不清路,况且今天晚上还出现了死亡彩虹等一系列的事情,让我心里根本里一点底都没有。

可能是因为恐惧的原因,没感觉多么累,我们就到了接近山顶的地方,这里,有一个洞。

传言名字叫做紫石洞,顾名思义,这里在以前的时候,盛产紫石,这个消息很快穿出来,是十里八村的人都来这里淘宝,当时的紫石价值不菲,据说巴掌大的一块就能换取半亩地,正是因为如此,我们这里一直很富有,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近几年。

当然,现在我们村子是最穷的。

关于紫石洞还有一个故事,说的是当年的土匪,在村里闹事,所有的人都藏进了紫石洞,等到两天后他们出来的时候,一群土匪全都人头分离,死在了紫石洞的外面。

由于缺乏工程师的原因,紫石洞的开发让他里面跟迷宫一样近几年也有人想要去里面淘宝,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

我根据人头,还有这个洞以讹传讹的这个莫名其妙的传说,我认定这里绝对不正常,于是我临时改变了主意,让石岗在外面打开手机摄像头,无时无刻不拍到自己的行踪,然后我孤身一人进入紫石洞,一探究竟。

但是,我似乎还是太年轻了。

关注公众号:xiyuweidu,回复,鬼出没,看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cimu99: “美国人反复放大朝鲜发射中程弹道导弹这件事”。如果没有导弹放出来,怎么会有“美国人反复放大”呢。总是这么搞,殃及我国边民,何时是头?怎么办?诚请两位专家说说,谢谢! 查看原文 03月21日 10:21
精选电影资料库: wonderful!! 查看原文 06月13日 15:57
天梭: 呵呵,当官的都这样!! 查看原文 03月27日 10:02
福大命大财运大: 呵呵,好恐怖呀! 查看原文 03月26日 16:00
精选电影资料库: 不错,我喜欢! 查看原文 03月26日 15:40